不怕被说疯子的话题狂人马斯克
作者:编辑部
2022-01-20
摘要:面对非议,马斯克曾表示自己有容乃大;但与汽车产业、华尔街异样眼光缠斗多年后,这位当选《金融时报》2021年度风云人物的特斯拉CEO,在专访时仍难掩挫折感。

特斯拉的Model S证明电动车的性能可与一流传统汽车分庭抗礼,已近十年;这些年来,马斯克不仅单枪匹马建立起电动车市场,也屡屡在破产边缘奋战,同时力抵华尔街的看衰,并与监管机构大打口水战。

2021年,他总算扬眉吐气了。福特、VW、奔驰等汽车制造公司都明确宣示大力发展电动车,丰田近日也宣布投资350亿美元生产电动车。通用汽车前副董事长、克莱斯勒总裁鲁兹(Bob Lutz)曾对特斯拉的存活有疑虑,如今则以“难以置信”、“了不起”来形容马斯克对汽车产业的影响。

马斯克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汽车业基本上都将特斯拉和我当作是傻瓜和诈欺者;说电动车不成气候、走不远、没人买。”评论者认为这些车商的转向是因为全球气候变迁因素,马斯克则说:“他们有反应,是因为我们已攻下了可观的市场。”

 

贴图闹着玩 意外捧红狗狗币

马斯克在2021年无人不谈——不仅因为他英雄造时势,也因为他是近世最惹争议的企业领袖。马斯克在推特上有6630万名粉丝,虽然狗狗币当初只是他借用网红柴犬图闹着玩,如今却被他推广成了投资热门标的。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指控他的推文是诈欺行为,并曾于2018年判处他2000万美元罚金,但他还是不断放话刺激监管机构。

美国有近8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而年届五十的马斯克在疫情期间一直抨击政府的各种限制措施、挞伐指他缴税不够的政要。就连他最大支持者有些也承认特斯拉有“热炒”味。特斯拉2021年市值突破1兆美元,马斯克个人则成为全球首富——尽管它全球新车和卡车的出货量占比不到2%。

然而,在喧哗的投机狂潮中,其蔑视游戏规则的背后,他的确缔造了重大的实质成就。马斯克当选《金融时报》年度风云人物,因为他引发全球汽车产业转向电动车。全球最重要的产业之一已因他而改变,政府、产业、投资者,以及全球气候,都受到他深远的影响。在一个由新技术定义的时代,马斯克可以被验证,他是他这一代如假包换的创新企业家。

马斯克开拓出的不寻常品牌不仅限于汽车。他的太空公司SpaceX2020年载人往返太空,写下美国太空梭之后的新纪录;他的Starlink就要推出全球第一个商业卫星宽频服务;而等待首次测试发射的巨型火箭Starship,则可能会改变轨道任务的经济成本。

 

嘲讽监管机构,放弃董座一职

马斯克讲话有时听起来舌头打结,不清不楚——特别是他在阐述科技如何重塑未来的时候。他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对于粉丝来说是高瞻远瞩,但对批评者来说则是技术人目空一切的傲慢。对此,马斯克说:“我只是想让人们去火星,通过Starlink实现资讯自由,并用特斯拉的电动车加速科技永续发展,摆脱驾驶的苦差而已。”

马斯克不乏批评者,但他也创造出惊人的财务成绩。在多年吃力地想证明在财务上可行之后,特斯拉的获利出奇强劲,不少投资者愿意赌它会引领全球走向自驾电动车的新汽车产业。

马斯克开创新局与哗众取宠往往也让他陷入了困境。特斯拉受到美国运输和证券监管机构的调查——驾驶辅助技术的安全性、太阳能电池板中的火灾风险等等。他在推特上的直言不讳,引发了一项监管控诉,最终不得不放弃特斯拉董事长一职。他对批评者的刻薄回应,以及对监管机构的冷嘲热讽,让许多粉丝耐心渐失。

当被问及为什么他要公开挑衅监管单位时,马斯克则抨击证交会放任空头侵害投资人的权益。他曾在运输安全委员会中说:“我觉得他们追求的是新闻头条,而不是真正的安全,这显然不是我应该尊重的。”但他否认对监管本身有任何蔑视,他辩解是有心人“将我不同意法规的言论写成报导,让它听起来好像我是不用大脑的疯子;绝不轻看任何法规。”

那么他的戏谑性的推文到底所为何来?马斯克借用电影《神鬼战士》中的一句台词说:“你不感觉这样好玩吗?我不是说我从不发愚蠢的推文,当然我有时会搬砖砸自己的脚;但你知道,它很有娱乐性、有趣,而信息丰富。”

马斯克耍噱头的一个结果是,特斯拉不费分毫就成为一个知名品牌。该公司前行销和传播主管斯普鲁尔(Simon Sproule)说:“他毁弃了CEO的行事守则。”在这个过程中,他几乎变成了一个反主流文化的人物,打入那些通常对汽车或太空不感兴趣的人的心中。

 

强调爱工作,转头发文喊想辞

马斯克对全球汽车产业的影响非一朝一夕。创建PayPal打响名气后,这位出生于南非的企业奇才再接再厉投资特斯拉,旋即坐上董事长大位。

通用汽车前副董事长鲁兹指出,在特斯拉出现之前,通用汽车的工程师们并不相信笔记型电脑中使用的锂电池,可以产生足够的电力来驱动汽车;结果特斯拉的第一辆Roadster说服了他们,十年前通用的雪佛兰Volt混合动力车诞生了,但后来未持续发展。

奔驰和丰田似乎很早就瞥见萌芽的电动车未来,在2010年特斯拉上市前与之合作,除扮演特斯拉的金主角色,也利用其电动传动系统技术,但合作并未持续。马斯克说:“他们没有认真看待电动车,认为应付监管单位要求的起码数量就够了。”

New Street Research的分析师斐拉古(Pierre Ferragu)表示,证明电动车可以获利,意味着业界以往所有公认的智慧——从供应链到营销方式,几乎都要大反转。他说,在每一个拐角,“人们都说‘并非如此’、‘这不可能’,但马斯克从未放弃”。

特斯拉的早期董事约勒(Laurie Yoler)也认为,马斯克有一个一切从头打造的愿景,并顽强坚持到底。她说:“他不怕别人说他疯了,很多人说他们是从基本原则思考,但其实这批评是小鼻子小眼睛,马斯克真的看到了大局。”

马斯克自己把特斯拉的成功,归因于他的工程热情。他说:“跟我合作不来的人不了解的是,我的第一身分是工程师。当其他公司拥有比我多更多的资源和资金时,特斯拉和SpaceX是如何成功的?我不是他们能够聘用的。”他强调,致力于卓越的工程和专注于重要挑战,才是吸引顶尖工程人才的关键。

特斯拉前电池部门主管白迪契夫斯基(Gene Berdichevsky)说:“当你去解决世界最棘手的问题时,全球的一流人才都想来为你工作;整整十年来,特斯拉是唯一的亮点。”

马斯克说,他自己每周工作七天,花八、九十个小时在特斯拉和SpaceX最关键的项目上。他强调:“我不是什么都管的人,而是根据‘我能做的最有用的事是什么’进行分类。我非常擅长技术和工程,人各有所长,我不会唱歌、跳舞,但工程我在行。”

尽管拥有巨额的财富,最近还有13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变现落袋,马斯克表示,他名下无房、没船,也没假期。他说:“我想没有太多人想跟我换位置;我的目标是能工作、有绩效和贡献——这是我的天性。”不过,这话才说完没几天,马斯克又在推特说他“考虑辞职”。华尔街吓一跳,这是马斯克的又一次挑衅,还是要认真看待?

约勒说,“可惜他开玩笑时,人们只从表面去理解”,不认识他的人往往不能体会他的“幽默”。不过,她也补充说,有时他的推文看起来是累过头、睡眠不足的结果。

无论如何,马斯克一手掌控的技术方向让员工承受很大的压力。一位前供应链高层表示,马斯克的管理风格造成高员工流动率,也因此制造每一款新车时都会重复同样的教训。马斯克也经常仓促做决定,后来又转弯,让团队空忙一场。

不过,斐拉古说,尽管马斯克会犯错,但不断挑战即意味着他能独登先机;他“知道瓶颈在哪里,必须把人们推到极致”。马斯克自认这是他与亚马逊负责人贝佐斯(Jeff Bezos)不同的特质,他说贝佐斯有“不错的工程才干”,“但似乎不愿花精神来深入工程细节,关键都在细节里。”贝佐斯的太空公司Blue Origin,目前落后SpaceX。

 

对员工喊话SpaceX恐破产

一再尝试突破技术也意味着特斯拉会一再遭遇瓶颈。目前,特斯拉大型电动卡车计划就卡在新电池技术上。此外,一些极其困难的技术挑战也让马斯克有时会怀疑自己,包括建造完全可重复使用的太空船Starship、扬言随时推出的自动驾驶技术也始终不够完美。他说,这两件事是他生命中“最大的承诺压力”。

针对太空船,他说:“我相信我们不需要新的物理学,但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技术问题;我有时想:这真是人类可及吗?”最近,他一再对SpaceX员工加强心理建设,为前方的艰难道路做好准备。他表示,SpaceX若无法完成发射,将Starlink卫星送入轨道,公司将陷入财务困境。他说:“破产并非不可能,因此我们不应该踌躇满志。”

在自动驾驶的挑战中,他几乎要承认自己原来的自信是错误的:“我不认为我们必须解决人工智慧的重要部分,才能使其发挥作用;我相信百分百的自动驾驶行得通,这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他是否误导消费者对特斯拉自动驾驶科技,从而造成潜在的安全风险?对此,他斩钉截铁地回应:“没有。当你订购特斯拉,发动时,就已经说明得清清楚楚。”他指出特斯拉的安全评等高、美国太空总署愿意将太空飞行任务委托给SpaceX,“我不认为地球上有比我更关心安全的CEO”。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