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执行官 CEO-- CEO对话  CEO观察  CEO评论  CEO锦囊  CEO休闲  李嘉诚网站  霍英东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CONTACT   网站地图 进入旧版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精英人物 > 名人故事
秦玉峰:阿胶拍案惊奇
2011-06-14 08:56  来源:首席执行官 作者:王猛
摘要:秦玉峰是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首席执行官-讯】2008年,东阿阿胶炼胶技艺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六月十四日,大唐皇帝李隆基正奔命于流亡蜀中的路上。日将行暮,御驾停歇在马嵬驿,禁军突然哗变。他们杀死了宰相杨国忠,并且要求皇帝处死其最爱的妃子杨玉环。

  那一年杨玉环38岁,一条白绫谋杀了她,也谋杀了皇帝最后的爱情。自此以后,皇帝剩下的唯有长恨的哀婉和感伤。“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如果不是《全唐诗》中肖行藻名下的一首宫词,也许伴着杨贵妃一起香消玉殒的还有一个惊艳的秘密。那首宫词说:“铅华洗尽依丰盈,雨落荷叶珠难停。暗服阿胶不肯道,却说生来为君容。”它暗指杨贵妃并非先天生就凝脂肌肤,而是通过长期暗服阿胶来保持自己的容颜,继而赢得了大唐天子父子两代的万千恩宠。

  这是秦玉峰最为津津乐道的一个故事。

  2009年,秦玉峰被确认为全国唯一的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秦玉峰东阿阿胶(000423)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阿阿胶”,000423.SZ)总经理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他所执掌的这家公司编纂了一本《阿胶拍案惊奇》,杨贵妃的故事,是当中极为惊奇的一页。它拥有政治、爱情、背叛、战争等所有“惊奇”的要素,成功地将阿胶潜伏到了一场古典悲剧当中。通过一次次讲述,秦玉峰将这出传世悲剧变成了自己的喜剧。

  秦玉峰身上拥有很多喜剧化的成分,既包括他的性格,也兼具他的经历。1974年10月,16岁的农民秦玉峰(他喜欢以虚岁称为17岁)招工到东阿阿胶厂做临时工。

  这是一家创办于1952年的工厂,是国内第一家国营阿胶厂。此前的两千多年,东阿的阿胶始终维持着家庭作坊式手工生产,并一直秉承传男不传女的工艺传承模式。

  那时候的秦玉峰只是一个学徒工。他知道阿胶由驴皮炼制而成,除此之外,他对阿胶一无所知。

  自西汉《神农本草经》有记载以来,阿胶炼制至今已2500多年。如何将阿胶源远流长的炼制技艺与养生文化发扬光大?记者与秦玉峰一起,走进了阿胶的历史与文化。

  历史传承与工艺创新

  自上世纪60年代建厂始,东阿阿胶的产品包装上就一直有着不变的深红色。这是一种传承,体现着对历史的尊重。

  阿胶,凝之如琥珀,化之如饴。

  如果你面对一整张剥下来的驴皮,却很难与上述形象联系在一起,尤其当这张皮连头带尾黑黢黢泡在水里的时候——这样的阿胶熬制,在中国已有数千年。

  据秦玉峰介绍,自汉唐始,东阿阿胶一直作为贡品进献朝廷。明清时期,阿胶作坊出现,东阿境内几乎“村村点火,户户熬胶”,当地人流传“金小城、银河坡、顶不上东阿县的破胶锅”之说。

  1810年,东阿县岳家庄张顺最先开办和顺堂,年产阿胶1000公斤,销往祁州、济宁、江浙一带。后来岳家庄又出现了宏济堂、德成堂、魁兴堂、同兴堂、延年堂等17家作坊。

  1841年,东阿县官方监制的仿单(即阿胶说明书)重刊,各堂开始由生产加工转向经营,外地来购者“每岁络绎不绝,南北省行销数十万元”。1914年“宏济堂”阿胶在山东物品展览会上获优等褒奖金牌,1915年获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龙奖”。

  据史料记载,1933年全省规模较大的阿胶作坊计有23个,其中东阿县7个。

  1974年10月,秦玉峰进入东阿阿胶厂工作,成为同兴堂炼胶技艺第七代传人刘绪香的徒弟,开始了他的传承之路。

  刘绪香的绝活是熬胶,而熬胶最难把握的是火候。开始汁稀时,如炼焦炭,要把煤大块大块地塞入炉中,大火急烹。随着皮汁转稠,火势也跟着渐渐转弱。到最后的关键时刻,阿胶将成,便要如炖珍馐,熄灭炉火,只靠辐射的热量慢慢熬就。

  这个过程,有很复杂的工艺在里面。秦玉峰勤奋好学,不久便掌握了要领。由此,他开始走上阿胶制作技艺传承人的修习之路。

  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工艺改造,是东阿阿胶从作坊式生产向工业化生产转化的关键,整个过程秦玉峰都身与其中。这让他对阿胶炼制工艺有了全面而深刻的理解。

  阿胶生产延续数千年,许许多多代炼胶人都习惯了火炉、大锅、铜瓢,改变注定要经历一个艰苦的过程。“工艺改造没有先例可循,每一步都是创新。”秦玉峰说。蒸汽熬胶机、切皮机、切胶机、刨胶机等,都是他们自己研制,使用技术也由他们自己探索制定。从传承到创新,阿胶有了现代的气息。

  从“九天贡胶”到“九朝贡胶”

  东阿阿胶博物馆内,收藏着一份清代的“九天贡胶”,180年之后,药性仍存。

  身为传承人的秦玉峰,一直在挖掘传统炼胶技艺,广聘各地老药工,鼓励传授技艺,培养传统制胶技术人员,着手复兴古方。启动贡胶炼制,是其重要的一步。

  “九天贡胶”作为进贡之物,对品质的要求更是达到极致。须于冬至前一月选上好乌头驴皮,冬至子时取东阿阿井水,上施以金锅银铲,下烧以桑柴之火,由功力深厚的炼胶大师历九天九夜之久方可炼成。

  贡胶为什么是在冬至那天炼制?

  秦玉峰解释说,欲炼上品阿胶,关键有三,第一,须选黑驴;第二,须在冬至日;第三,须用阴阳水。清代医学名家陈修园说:“必用黑皮者,以济水合于心。”“所以妙者,驴亦马类,属火而动风;肝为风脏而藏血,今借驴皮动风之药,引入肝经;又取阿水沉静之性,静以制动,风火熄而阴血生。”

  “冬至一阳生”,乃是取水火相济之意,可使阿胶起到最大的滋补功效。

  “‘水’乃阿胶之魂。”秦玉峰说。魏郦道元《水经注》记东阿有井,岁常煮胶以贡天府。宋代沈括在《梦溪笔谈》中云:阿井水,性趋下,清而重。“取井水煮胶,谓之阿胶”;东阿县地下水系泰山、太行山两山山脉交汇的一股地下潜流。泰山之阴,太行之阳,二岳延津,相汇于此,此水经地下岩石和砂砾层层滤过,不但起到清洁的作用,同时也融入了钙、钾、镁、钠等矿物质,色绿质重,有益人体健康的微量元素含量极为丰富。

  经研究证实,东阿县特殊地域形成的地下水是熬制阿胶最理想的电解质,能将驴皮中的胶原蛋白、油质及人体无法吸收的角质蛋白彻底分离,而同时将水中有益于人体的微量元素留于胶中。

  秦玉峰说,从2007年开始,东阿阿胶恢复中断了上百年的贡胶炼制工艺。新的贡胶改名为“九朝贡胶”,取其历史悠久之意。

  2010年12月22日冬至时节,东阿县当地主要领导开启阿胶井,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秦玉峰身著礼服,率8名炼胶工,用木桶从阿胶井里取水,用系着红绸的扁担,将一桶桶井水挑到生产场地,倒入金锅,秦玉峰手捧火炬走至炼胶锅处点燃锅下桑木柴。当桑木柴熊熊燃烧起来,九朝贡胶的炼制正式开始。东阿县的公证人员在九朝贡胶工艺生产线旁进行了现场公证。

  历经九天九夜熬制的“九朝贡胶”黄透如琥珀,光黑如瑿漆,质硬而脆,断面光亮,酷似工艺品,使昔日皇家贡品重现当代。

  秦玉峰说,炼制“九朝贡胶”是择至阴之时,取至阴之水,选属阴之黑驴皮炼胶,其滋阴效果最佳。

  国药瑰宝的文化传承

  李时珍论道,“和血滋阴,除风润燥,利小便,调大肠,圣药也。”作为“圣药”,阿胶正有“治未病”的奇效。在秦玉峰看来,挖掘阿胶这方面的功效,是对国药瑰宝、对阿胶文化的最好传承。

  秦玉峰说,在测骨密度时,很多比他年龄小的人,指标都不如他,他告诉别人,这就是坚持服用阿胶的效果。一部汽车,如果保养得好,可以行驶80万公里,保养得不好,可能10万公里就要报废。人体同样如此。“治病如果要投入10元的话,‘治未病’只需投入1元,可以达到同样效果甚至更好。”。

  现代临床医学证实,阿胶内含有18种氨基酸和铁、铜、钙、锰等20余种微量元素,具有抗缺氧、抗疲劳、提高血红蛋白含量、升高白细胞、促进钙吸收、改善骨密度、抑制肿瘤、美容养颜等功能,对虚劳贫血等有良好疗效。

  秦玉峰介绍,在我国不同地区,人们结合当地地理气候条件,对阿胶加以不同配伍,以达到更佳的养生保健效果。在苏、浙、沪一带,阿胶又叫“上清胶”,其中加入黄酒。云、贵、川一带销售的阿胶叫“藏红胶”,内加藏红花。江西一带则有鹿茸胶,因为当地人喜欢将阿胶同人参鹿茸加在一起熬制。

  为充分传承阿胶的“治未病”功效,作为传承人的秦玉峰主持搜集阿胶名古验方3200余首,医案1750余个,其中治未病膳食养生方近百个,并编辑出版的《阿胶医案》、《阿胶医方》《诸胶本草》。

  农历冬至。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个传统的节气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人们甚至忘记了该以怎样的方式对其进行纪念。但是对于秦玉峰来说,这是他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

  那一天,作为非遗传承人和东阿阿胶总经理,秦玉峰会在子时,在山东东阿县广场西侧的阿胶亭内,在古朴的《和一》乐声中,带领老胶工祭典药王。

  子时来临之后,他用木桶从阿井中取水,用扁担挑到炼胶金锅旁。8名老胶工随之取水、担水倒入金锅。秦玉峰手捧火炬走至炼胶锅处点燃锅下桑木柴,当桑柴熊熊燃烧起来,阿胶极品——九朝贡胶的炼制就正式开始了。作为一种象征的见证,公证人员会在九朝贡胶工艺生产线旁进行现场公证。

  已经好几年了,每年的冬至,秦玉峰都会在《和一》伴奏下点火。《和一》是他为这场仪式化行动量身定做的古乐,“九朝贡胶”则是他和一干制胶师傅们搜寻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秦玉峰说:“在清朝的时候,冬至这一天,皇帝会派四品大员到东阿监制阿胶。这种胶叫九朝贡胶,也叫九天贡胶,因为它在九个朝代都是贡品。制作九朝贡胶要在冬至子时取水。制作技艺传承人,专门带着师傅炼出的这一批胶冬至九朝贡胶,因为时间性和稀缺性,价值更高。”

  整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资料的时候,秦玉峰他们发现九朝贡胶的制作方法、工艺、时间、地点、原料都非常讲究,史料也非常详细。“为了保护它,我们就把它恢复了。”

  东阿阿胶制作技艺是在2009年6月11日成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秦玉峰自此也成为了东阿阿胶制作技艺的唯一代表性传承人。

  从那一年开始,每逢冬至,东阿阿胶都会启动一个“冬至膏滋节暨中国阿胶文化节”来对“上品”和“圣药”进行声势浩大的纪念与重塑。秦玉峰说,其目的既为正本清源,又为“阿胶价值回归”。

  秦玉峰有3个徒弟,他们历年的产品一次合格率都为百分之百,历年产品优等品率排名最为靠前。

  今天的东阿阿胶,工艺、设备方面的创新贯穿整个公司,但它们丝毫取代不了晾胶、擦胶时的传统工艺。直火炼胶的大铁锅换了,因为不符合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但传统却渗入到了每一块胶块当中。

  驴皮上的“价值回归”

  自1996年7月29日在深交所上市以来,“东阿阿胶”始终是一只广受关注的股票,但那时东阿阿胶与资本市场一样,温温吞吞、晃晃悠悠,既缺乏价值的发现,也几无风险的提示。“价值”,是一个陌生的名词。

  2004年9月,华润集团通过增资扩股、成立合资公司成为东阿阿胶第一大股东,事实上控制了这家上市公司。

  华润的到来并未改变东阿阿胶的股价走势,改变其命运的,是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他在2005年4月底启动了股权分置改革,使中国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牛市。

  2006年秦玉峰刚担任总经理的时候,一些基金经理到公司考察。他们问了很多问题,既有战略,也有策略,却没得到满意答复。他们质疑说:“你说的这一套,怎么跟刘总(前任董事长刘维志)、章总(前任总经理章安)说的都一样啊?”秦玉峰道:“我们的战略是长期的,怎么能不一样呢?”

  他们有些不屑地反驳说:“你说的什么文化营销、价值回归,我们都知道。这算什么?完全是忽悠!”秦玉峰不说话了。他知道这些基金经理希望他给出每年业绩至少增长30%的承诺,但他不说。

  “我有100%的把握,但我就不说。”秦玉峰道,“我关心公司长期的发展,他们更关心短期。”

  几年后,还是这些基金经理到公司考察,见到秦玉峰就说:“你真不是忽悠。你说的那些,都实现了。”

  公司越往前走,股价越高,秦玉峰就对基金经理们越冷淡。他担心对方太急功近利,靠得近了会干扰公司的经营。有时他们会在股东大会上发生争执,他的回答就只一句:“对东阿阿胶,到底是你们关心多还是我关心多?”基金经理们就噤声了。

  可是他们还是时不时地给他打电话,或是到东阿调查他。他们不只调研公司的发展,还调查他的身体。他们说:“你身体可千万不能出什么问题。”秦玉峰说:“不会出什么问题,我每天都吃桃花姬。”“桃花姬”是东阿阿胶的一个子品牌,一种类似于“固元膏”的保健食品。

  差不多十年前,秦玉峰就体验到了阿胶特殊的价值。那时他每年春节都去给一些退休老工人拜年。那些老人经历过自然灾害和大饥荒,但他每次去都发现他们身体棒得不得了。他问他们:自然灾害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天天吃阿胶?他们说:那时候没东西吃,当然天天吃阿胶。

  真正让秦玉峰发现阿胶“价值”的,是一桩偶然。那时候为了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秦玉峰他们整理了大量史料。他发现了一份有趣的资料。

  “在明代,记录商业史的目录对阿胶的商业流通有详细记载。阿胶当时每市斤课税银一钱六分,按当时税收惯例,流通税占销售额的1/20,推算阿胶价格大致为每市斤三两二钱白银,折算到现在相当于每市斤4000元~6000元人民币。”

  秦玉峰上任后为自己定了一个目标,要通过文化营销实现阿胶“价值回归”,现在他终于找到了“价值回归”之路。一位访问者形容说,秦玉峰当时“再也坐不住了,兴奋得在屋里踱来踱去”。

  他开始组织人马梳理阿胶的历史、历代医师和文人对阿胶的评价与描述,以及各种逸闻与传说。他们还真找到些好东西,既有朱熹劝其母进服阿胶的书信,也有曾国藩千里迢迢送阿胶为老母祝寿的传奇。它们有的变成了阿胶文化史料,有的变成了《阿胶拍案惊奇》。

  在整理史料时,秦玉峰他们也得到了别的惊奇。他们发现了关于阿胶的医方医案中有3200多个方子,还有200多膏方和200多食疗方。他们把这些东西印刷成册,送给消费者,让他们既知道阿胶何以得名以及阿胶之功效,也知道阿胶到底该如何进服。

  文化营销带来的“价值回归”体现到了股价上。在经历过2007年的股市“过山车”之后,自2008年11月5日股市触底以来,两年半时间里,“东阿阿胶”最高涨幅濒近400%。

  “我爱那如此温柔的驴子”

  从2010以来,东阿阿胶已经对出厂胶块进行了多次提价。今年1月6日,他们还发布公告,宣布“阿胶块产品出厂价上调幅度不超过60%”;涨价的原因主要来自“国内毛驴的存栏量逐年下降,阿胶的主要原料驴皮资源日趋紧张,收购价格不断上涨”。

  多年来,秦玉峰一直为驴皮的来源头疼。中国的每10张驴皮中,已经有9张被他炼制成了阿胶胶块。可是驴皮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高,东阿阿胶有些不堪重负了。

  中国工业化的进程越快,驴的作用就变得越逼仄。除了食用和药用,驴已经差不多从中国的道路上消失了。

  “我们对毛驴存栏量已经推算到了2030年,如果不及时进行干预,那时候将无驴皮可用。要保证阿胶的存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养驴。”秦玉峰说,他们还在2000年的时候就发现了驴皮资源的紧缺。

  建基地,养驴。

  “我们开始进行驴从役用向商品的转化,像养牛、养鸡、养猪一样进行基地化饲养。2002年我们就开始了集中养殖,我们种玉米秸秆,然后做禽畜饲料自己养。成本很高。”

  成本高只是当中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驴不是一种群居动物,为了交配,公驴们会进行你死我活的争斗。为繁衍而进行的战争,是秦玉峰最不希望看到的。

  除此之外,秦玉峰还发现,光靠驴皮拉动不了整个产业链。“驴皮只占整个驴价值的1/10,那大部分都是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没有肉,哪来皮呢?”秦玉峰说,“要靠肉来拉动这个市场。驴肉有比较好的食用传统。天上龙肉,地下驴肉,在民间有广泛的基础。我们要靠吃吃出一个市场来。”

  然而他们的实地推广,却遇到了障碍。最大的障碍来自地方政府,他们希望获得带动财政收入的项目,而养驴是一个惠农项目,无法创造大量的财税收入。一些地方官员抱怨说:“我们给你们批地、提供配套服务,却得不到任何好处。”后来秦玉峰他们干脆把几块政府批的地全给退了。他跟那些地方官说:“阿胶是要养驴业的发展,不是占有政府资源,也不是占有土地资源,这是一个惠农项目。”

  慢慢地,东阿阿胶在新疆、内蒙古、甘肃、山东、辽宁等地建立了13个养驴基地。他“以肉谋皮”的原料策略开始奏效了。国信证券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公司不断完善驴产品的产业链,推动农户养驴,并进而通过控制驴皮资源来谋求定价能力,阿胶的价值回归呈加速态势。”

  2010年7月,一批大学生到公司工作,在对他们进行培训的时候,他告诉那66名年轻人:“人生就像登山,很多时候,遥看目标,似乎高不可攀,其实每向前一步,也就距离目标更近一步。”

  他爬了差不多40年的山,在驴皮上耗费了自己的青春。如今他把自己全部的希望注入到了养驴上。他就像诗人耶麦一样,爱那如此温柔的驴子。他愿意用自己剩下的时间,与一头头乌头驴翩翩起舞。

  6000元

  据明代史料推算,阿胶价格大致为每市斤三两二钱白银,折算到现在相当于每市斤4000元~6000元人民币。

  400%

  在经历过2007年的股市“过山车”之后,自2008年11月5日股市触底以来,两年半时间里,“东阿阿胶”最高涨幅濒近400%。【首席执行官-ceo.icxo.com】

CEO关键词:秦玉峰   东阿阿胶   阿胶拍案惊奇      

 CEO焦点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的作品,转载时须以链接形式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更多精彩,请访问首席执行官(ceo.icxo.com)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