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执行官 CEO-- CEO对话  CEO观察  CEO评论  CEO锦囊  CEO休闲  李嘉诚网站  霍英东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CONTACT   网站地图 进入旧版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聚焦财富 > 海外华商
黄金松:一个温商家族的海外危机年
2008-11-21 09:42  来源:星岛环球网
摘要:60多岁的黄金松,是温州乐清人,现任墨西哥华人商会副会长,同时是墨西哥美达国际集团和浙江美达皮具服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几天前,女儿女婿从墨西哥城打来电话,焦虑地对父亲黄金松说,那里的皮带、眼镜生意越来越差,现在已经无钱可赚了,让父亲干脆停掉为其供应皮带的国内生产企业。

  可是,想着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墨西哥皮带市场,还有那些已经跟着他干了五六年的工人,黄金松的心情特别地复杂,只能安慰儿女说“先坚持到年底吧,再看看明年会怎样”。

  60多岁的黄金松,是温州乐清人,现任墨西哥华人商会副会长,同时是墨西哥美达国际集团和浙江美达皮具服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海外从事皮具、眼镜、低压电器等贸易已有20余年时间。

  黄金松说,在生意最顶峰时,他供应的中国皮带占据墨西哥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如今,他的家族成员在墨西哥、美国、荷兰等国从事商品贸易及餐饮生意,年销售额在1亿美元以上。

  和黄金松一样,在11月8日召开的第二届世界温州人大会上,来自58个国家和地区、170多个城市的1000余名海外温州工商界精英都在反思,全球金融危机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们的生意,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黄金期的生意

  1998年,黄金松离开做了6年生意的洪都拉斯,开始转战墨西哥城。当时他的判断是洪都拉斯人口少、市场容量小,而墨西哥城人口有2000余万,一定有很多的商机。

  经过考察后,他发现当地一些小商品比较贵,尤其是人人都有需求的皮带,均由墨西哥本地企业制造,价格是温州皮带的好几倍。更让他惊喜的是,并未有其他的温州人在当地市场做皮带生意。于是,他背着两箱皮带到墨西哥城推销,发现商户和消费者反映非常好。

  不久,黄金松花了25万美元,在墨西哥城市中心买下一处房产,成立墨西哥美达国际贸易公司。同时,他一边积极联系在国内的老业务客户,一边借助中国驻墨西哥大使馆帮助进行宣传。

  黄金松说,那时服装、鞋帽、眼镜、皮带等中国小商品,深深地吸引了许多墨西哥的客商,“我在外面推销,老婆在公司管账,生意很快就红火起来。”在他的精心经营下,贸易公司的生意与日俱增,集装箱源源不断地从中国运到墨西哥。

  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随之出台。

  黄金松先后在家乡乐清成立都豪皮件有限公司,在浙江湖州安吉征地200亩,建立浙江美达皮具服饰有限公司,与墨西哥的出口贸易形成一条相对完整的产销链条。黄金松说,这样产品质量有了保证,同时也可以降低成本。

  在墨西哥城的商业基础上,黄金松又迅速把生意扩大到整个墨西哥。在生意最顶峰时,他供应的中国皮带占据墨西哥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可以说垄断了墨西哥的市场,”他说,当时他每年的销售额在6000万美元至8000万美元,利润至少在20%以上。

  接着,黄金松又在墨西哥另一市场成立一家皮具公司。随后,他把墨西哥的两家皮具公司分别交给女儿女婿、小儿子夫妇来打理,把年销售额几千万元的眼镜业务交给外甥一家来管理。自己则回到浙江安吉,全心管理这家皮带生产企业。

危机来袭

  正当黄金松准备大干一场时,却发现之前的先发优势已经不再,危机开始接踵而来。

  最近几年,墨西哥的中国商人迅速增多,到处可见来自中国的日用商品,他们之间的“跑量竞价”越来越激烈,这直接影响了黄金松的生意。“开始一年不如一年了”,黄金松苦笑着说,去年他的销售额下降至五六千万美元,比之前下降了20%左右。

  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墨西哥市场也受到很大牵连。

  “老百姓‘没钱’买东西了。”黄金松说,尽管他销售的皮带价格没有太大变化,但数量却比以前至少下降了20%。与皮带一样,鞋子、服装、眼镜等产品,也面临销量、利润双下降。很多中国商人在微利经营,有的甚至亏了本。

  “墨西哥还算好,美国影响更大”,黄金松说,他的大儿子、儿媳在纽约已经做了四五年的皮带生意,在当地市场拥有一家批发门店。以前这对夫妻一个月能销售一、二十万美元,每年至少能赚50万美元;现在,生意明显差了很多,每天只能卖个几千美元,估计一年最多赚三四十万美元。

  同样来参加世界温州人大会的美国纽约温州同乡会会长廖自力说:“温州人在纽约一般都从事贸易零售行业,金融危机后,他们的生意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礼品业最大降幅在50%左右。”在廖会长看来,纽约家庭支出的大幅削减,是造成温商生意大滑波的主要原因。

  “危机正在改变我们的销售策略”,黄金松说,现在他大儿子对美出口货物“非常谨慎”,拿不准的产品坚决不出口,拿的准的产品少出一点。同时尽量减少库存,减少投资项目,加速回笼流动资金。

  黄金松说:“在墨西哥、美国的很多温州商户,今年能保本就算非常不错了。”非洲喀麦隆华侨华人工商总会副会长、“中国商城”董事长吴建海说,他的商城里,今年有一半中国商户面临亏本。

  欧洲的情况也不乐观。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在意大利的温州批发商反映,下游一些客户的门店开始出现关闭、转卖。到了今年,这种“倒闭潮”在欧洲继续扩大。在欧洲的温州商人,也开始进入一个生意艰难期。

  黄金松说,他一个外甥(大姐的大儿子)之前在意大利办工厂,后因承受不了高企成本而关闭。之后,这外甥一直从事服装、皮具等商品的出口贸易。受金融危机影响,外贸生意也不好做,现在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了。

  事实上,意大利是温州人最为集聚的国家,目前约有20余万人,占整个在外温州人的三分之一左右,多从事中国商品的批发零售生意,以及轻工企业、餐饮店等,经营范围比较广。

 “很多人都想改行,”欧洲温州华人华侨联合会副会长、意大利CREAZIONIAPPLE时装公司总经理郑贤杰说,“在普拉托市,占全市人口四分之一的在外温州人,几乎垄断了当地的商品市场,生意一直不错,然而今年却出现大面积亏损。”

  “生意差了一半”,欧洲温州华人华侨联合会副会长、西班牙好又多贸易公司董事郑孟武说,温州人在西班牙主要以贸易为主,金融危机后,商品批发不但数量急剧萎缩,而且价格也下降了20%左右,“很多人把钱捂在手里不敢再做了”。

  郑孟武说:“在以前经济好的时候,西班牙的酒吧非常热闹,老外每次至少喝个七八瓶啤酒,不醉不归,如今他们只喝个三四瓶,意思一下就行了。”

  黄金松说,他的另一个外甥(二姐的大儿子)在荷兰开餐馆,受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国内三鹿奶粉事件的双重冲击,他这个外甥的餐馆生意受到影响。据了解,在欧洲的温州人餐馆生意普遍下滑30%至50%。

  与欧洲其他一些国家相比,俄罗斯受影响相对比较小。

  莫斯科温州同乡会会长、俄罗斯中南集团总经理黄建仁说,俄近几年靠石油发了大财,国家富有了,百姓也有钱了,一般工人现在收入已是7年前的5倍以上,又重返“面包+鱼子酱”生活,“在俄罗斯的温州人生意没受多大影响”。

谋划转型

  “圣诞节是个分水岭”,黄金松说,今年圣诞节的生意状况,将决定他的投资走向。“年底前,正准备去越南、柬埔寨一趟,了解一下林业、农业方面的投资状况。”

  引导他投资转向的是当年乐清柳市“八大王”之一、人称“五金大王”的胡金林。

  胡金林现为柬埔寨中国商会副会长,柬埔寨温州同乡会会长,三林国际工程电器(柬埔寨)有限公司总裁。胡说:“做贸易太辛苦,特别在全球金融风暴环境下,风险很大。”

  2007年胡金林在柬埔寨斥资600万美元取得了15万亩原始森林的特许经营权。他的开发计划是,先买一些机械设备,伐售一部分原始森林木材,接下来种橡胶苗圃,四五年后就可以割胶,“关键是这一割就长达40年”。

  “如不出意外,胡金林极有可能成为‘橡胶大王’”,温州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说,做农林资源类生意风险比较小,可能会成为今后温州人的重要投资渠道。

  今年以来,已经积累原始资本多年的在外温州人,开始不断收缩对原产业投资,更多关注国内外的一些新投资项目。

  黄金松说,如今他已启动在国内的酒店业投资。他已在浙江安吉投资征地38亩,建设美达大酒店;接着又在福建石狮投资1.8亿元,兴建石师星级大酒店。“酒店的收益比较稳定,再加上我有个外甥 (二姐的二儿子)也在做酒店。”

  在温州人大会期间,同是温州人的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院长、香港理工大学金融教授陈工孟的一席话,让黄金松感触颇深。

  这位教授说:“6000亿元的民间资本,是我们继续打拼的有力武器。学一下犹太人,进行长期战略规划。我建议家乡政府引导好这些资金,成立股权投资基金和产业投资基金,创建温州基金,充分发挥民间资本优势,进行产业投资,推动产业升级”。

  对于未来,黄金松面带微笑说:“经济总有低潮的时候,多看看,多听听,说不定就能找到新的发展机会。”

CEO关键词:黄金松   温商家族   墨西哥华人商会      

 CEO焦点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的作品,转载时须以链接形式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更多精彩,请访问首席执行官(ceo.icxo.com)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