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执行官 CEO-- CEO对话  CEO观察  CEO评论  CEO锦囊  CEO休闲  李嘉诚网站  霍英东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CONTACT   网站地图 进入旧版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CEO格调 > CEO遗产
金花副总裁徐凯巨额遗产继承风波
2006-06-06 09:03  来源:华商报
摘要:

  2005年1月4日,57岁的金花企业集团副总裁徐凯自杀身亡。据对外公布的资料显示,金花企业集团净资产为48亿。

  徐凯占有20%的股份

  ■徐凯的女儿、儿子、母亲3个法定继承人提出继承遗产2.5亿元,但交涉20多次未果。金花企业集团表示,继承人最好通过法院解决此事。

  ■若打官司,诉讼费保守估计为数百万元,徐凯家人表示难以支付,不愿通过诉讼渠道解决。为讨要遗产,6位亲属在金花企业集团会议室住了2个月。

  遗产·风波

  继承遗产 开价2.5亿元

  若打官司,诉讼费保守估计为数百万元

  金花企业集团副总裁徐凯自杀已经一年多了,在他的遗产继承问题上,徐凯的法定继承人和金花企业集团一直没有达成共识。

  3名直系亲属确定“遗产比例”

  2005年1月4日,57岁的金花企业集团副总裁徐凯自杀身亡。徐凯有过3次婚姻,结果都是以离异告终。留有一对儿女和76岁的老母亲。儿子苏超在韩城市卫生系统工作,今年35岁,他跟随继父姓苏。第二任妻子给徐凯生了个女儿,现年26岁,目前在美国上学。第三任妻子没有孩子。和徐凯生活最长的是第二任妻子。

  徐凯自杀后,他的3个直系亲属就成了法定继承人。去年9月,3个法定继承人在韩城市法院调解下,确立了各自应继承的份额。徐凯的女儿占遗产的40%,苏超和奶奶各占30%。

  根据矿难标准给徐母抚恤金

  在继承人达成协议后,金花企业集团认为,根据《继承法》,继承人除了继承遗产外,还要承担债务。此间,金花企业集团给徐凯的母亲和儿子苏超各借给10万元。金花企业集团还“从人道精神出发,参照陕西陈家山矿难的抚恤标准”,又付给徐凯的母亲8万余元的抚恤金。

  为了讨要对徐凯遗产的继承权,苏超和奶奶聘请了3任律师共5人,但和金花企业集团交涉未果。今年5月18日,是世纪金花钟楼店成立8周年。为了讨要遗产,苏超抱着父亲的遗像,和奶奶等6人来到钟楼附近的世纪金花门前向路人诉说遭遇。

  金花集团:希望继承人通过法院解决

  5月18日下午,金花企业集团副总裁孙圣明在集团法律顾问白静波的陪同下接待了记者。白静波说:“苏超他们开的简直就是天价———上亿元。”“我们当时要2.5亿,这些钱都是根据金花企业集团对外公布的48亿的净资产算来的,因为徐凯在金花集团的股份占到20%”,苏超说这些钱是给金花企业集团打折算来的。白静波说,目前他们和继承人争论的焦点是,苏超和他奶奶在继承遗产的60%外,也同意承担60%的债务,但不愿意承担连带偿还债务。白静波认为,债务不能分割。由于双方对此不能达成协议,金花企业集团一直主张继承人通过法院解决继承的问题。徐凯到底是遗产多还是债务多呢?白静波说暂时不能透露。

  苏超说,他们通过许多律师咨询过,到法院打官司,不能确定诉讼的标的,即使有标的,诉讼费保守估计都在数百万元。这些钱,成了继承人通向法院的绊脚石。

  遗产·亲属

  亲属6人金花会议室住俩月

  6月2日,徐凯76岁的母亲从金花企业集团会议室出来后,在两个女儿的陪同下,到西京医院检查身体。会议室里剩下3个男人———苏超和苏超的两个姑夫。最后,一个人出去买饭吃,两个人留在会议室,他们怕都出去后,再也不能回到会议室。从今年4月3日到现在,他们6人在此住了两个月,金花企业集团每天给每人补助25元钱。

  苏超说,父亲祖籍四川省綦江县(现为重庆市綦江县),爷爷在陕西当兵时转业到韩城市供销社,两三年后,奶奶带着父亲从四川来到韩城。后来徐凯高考时考上“航校”,因为成分问题没有被录取。随后徐凯当了4年兵,复员后在西北国棉四厂工作。经别人介绍后,徐凯和在韩城市印染厂上班的薛某结婚。1970年,徐超(后随继父姓,改叫苏超)出生,其6岁时父母离异,之后徐凯辞职“下海”。

  苏超一直跟随母亲和奶奶、爷爷在韩城生活。后来他上自修大学,学习中医。因为一直找不到工作,父亲给了他几万元让他做小生意。徐凯每年回韩城两三次,看望家人,给家人一些钱。苏超结婚时,父亲给他买了家电。

  后来,病魔一直陪伴着徐凯。起初徐凯患了肝炎,最终治好了。在自杀前,徐凯还患有颈椎病、高血压、糖尿病和前列腺炎。苏超认为父亲的死因仍不得而知。

  苏超说,他们家人开会后决定,不会轻易通过诉讼渠道解决此事。得不到该继承的遗产,他们决不离开西安。

  遗产·律师

  3任5律师代理未果

  苏超说,与金花企业集团交涉以来,他们共委托了3任共5位律师,但都是以代理失败而告终。第一任律师是其父亲徐凯的私人律师,因为该律师和金花企业集团太熟悉等原因,最后解除了代理合同;第二任律师虽然尽职尽力,但案件一直没有实质进展,最终解除了代理合同;第三任是3位律师同时代理,其中就包括西北政法学院的教授。苏超说,这些律师大多主张通过诉讼主张自己的权利,这样的意见刚好和苏超家人的想法相反,家人认为诉讼耗时费力。

  “大量调查取证都是秘密进行”

  6月2日中午,记者采访了曾为苏超代理的一位年轻律师。

  记者:当初代理徐凯家属的继承案时,压力大吗?

  律师:因为影响大、标的大,所以压力就大。从考虑保护当事人的利益出发,大量的调查取证都是秘密进行的。

  记者:在您代理期间,是否了解到徐凯的遗产是多少?如果和金花企业集团打官司,标的又是多少?

  律师:徐凯的遗产目前仍是一个谜。标的还没有确切的数目,不过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金花企业集团的净资产是48亿。徐凯拥有金花投资有限公司20%的股份,而金花投资有限公司是金花企业集团的母公司,他所处的位置是金花企业集团金字塔的塔顶。这个公司和“金字塔”里面的每个公司可能都有权益。

  “在继承问题上金花集团不配合”

  记者:您代理的这个案件最终没有结果,主要是什么原因?

  律师:有两个主要原因。起初是因为徐凯的继承人之间对于遗产分割上有争议。后来通过韩城市法院,徐凯的母亲、儿子和女儿达成了协议。协议问题解决后,金花企业集团仍不配合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事宜。

  记者:为什么说金花企业集团不配合呢?

  律师:这里有深层次的原因,不好说。其实按照《公司法》和《继承法》相关规定,在继承徐凯遗产时,主要是对徐凯股权的继承。在继承股权前,先要对徐凯的股权进行过户,就是将徐凯的股权通过工商部门进行变更登记,变更到3个继承人名下。金花企业集团配合徐凯的继承人到工商部门进行过户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但金花企业集团不知什么原因一直迟迟不这样做。

  “不想通过诉讼解决有一定道理”

  记者:通过诉讼渠道好解决吗?

  律师:徐凯的儿子苏超不想通过诉讼解决有他一定的道理。股权过户本不用打官司就能解决。要是打继承官司,标的较大。金花企业集团如果不配合,打官司是最后无奈的选择。

  记者:数百万元的诉讼费对于徐凯母子来说是个天文数字,法院能否缓、减、免?

  律师:这样的官司,减和免肯定是不可能的。但又不属于法定的缓交诉讼费的条件,法院可能会根据实际情况,考虑缓交诉讼费的。

  记者:徐凯的债务问题怎样解决呢?

  律师:《继承法》规定,继承遗产时,同时承担被继承人的债务。但是债务的偿还是在遗产的范围内进行的,如果遗产为1亿元,债务为10亿元,继承人只需要偿还1亿元债务就可以。

  遗产·法院

  省高院立案庭一审判员认为———

  可以申请缓交诉讼费

  6月2日上午,就苏超和奶奶继承徐凯遗产的问题,记者采访了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审判员徐启荣。

  徐启荣认为,就此问题来看,先要搞清楚继承人的身份,确定继承人之间的继承遗产的份额。收集好证据,在有把握胜诉的情况下,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由于诉讼费数额较大,对于民事诉讼,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的标的是1000万元以上。如果继承人交不起诉讼费,可以申请缓交。首先由继承人写出书面申请,再持居委会、街道办或者乡、镇的证明,证明其生活贫困。为了主张继承人的合法权益,法院会考虑继承人缓交诉讼费。

CEO关键词:            

 CEO焦点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的作品,转载时须以链接形式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更多精彩,请访问首席执行官(ceo.icxo.com)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