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执行官 CEO-- CEO对话  CEO观察  CEO评论  CEO锦囊  CEO休闲  李嘉诚网站  霍英东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CONTACT   网站地图 进入旧版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CEO格调 > CEO遗产
香港世纪遗产争夺案一锤定音
2006-03-28 12:06  来源:央视《东方时空》
摘要: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3月27日播出“警界鉴定专家为香港世纪遗产争夺案一锤定音”节目,以下为节目实录:

  解说:1999年9月香港发生了一起震惊全港、高达400亿港币的巨额遗产纠纷案。号称亚洲第一富婆的龚如心被推上被告席,状告她的人是她86岁公公王廷歆。公公为什么要状告自己的儿媳妇?早在1990年,龚如心的丈夫王德辉被绑架之后就生死不明。9年后,香港高等法院宣布王德辉法律死亡。根据王德辉1968年所立遗嘱,他的父亲王廷歆将继承他的400亿港币遗产,就在这个时候,王德辉的妻子龚如心拿出了一份号称是王德辉在1990年签署的遗嘱,而这份遗嘱的继承人却是龚如心。到底谁是真正的遗产继承人?谁拿的才是真正的遗嘱?于是,一场世纪遗产争夺案拉开了序幕。///此案最大的焦点集中在龚如心所提供的遗嘱上王德辉这三个字。如果被告龚如心不能证明遗嘱上的签名是真的,那么,她不仅得不到400亿遗产,还要面临因涉嫌伪造假遗嘱的14年牢狱之灾。于是,2000年,龚如心找到了三位内地权威笔迹检验专家,中国刑警学院贾玉文、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詹楚材和中国人民大学徐立根,请他们来鉴定遗嘱签名的真假。

  贾玉文:用显微镜进行检验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签名没有足以说明是一个抖动或者弯曲迟疑的这种现象。比如说,这四个签名里头都有辉字然而这四个辉字呢在细节上都有一些区别,这就是一种自然变化的表现。而这样几种式样的签名在它的样本当中你看一一对应相符自然变化匹配相符的这种特征还有很多。

  解说:为什么龚如心会找到贾玉文?贾玉文又是谁?贾玉文,中国文件检验专家,从事文件检验工作50年,几十年来,由他经手办理的3000多起案件中没有一件是看走了眼的,所以龚如心把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经过几轮的仔细鉴定、分析研究,贾玉文等三位专家一致认为龚如心所持遗嘱上王德辉的签名是他本人真实的签名。但是仅仅出具一份鉴定结论是不够的,按照香港的法律体系要求,出具鉴定结果的专家必须出庭作证。

  贾玉文: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经历,出庭作证对我来说我是既没有实践的体会也可以说也没有理性的一些准备。

  解说:贾玉文他们在开庭前一个月前往香港做准备。然而,当他们一踏上香港,就被当地的舆论称之为“来着不善的铁三角”。与此同时,龚如心的公公王廷歆花巨资请来了国际权威笔迹鉴定专家雷斯涅维奇进行鉴定。/雷斯涅维奇,从事笔迹鉴定工作30多年(国际笔迹鉴定泰斗人物),曾参与多宗大型案件。其中包括拳王阿里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被恐吓案、紐約市隧道爆炸案等。他认为王德辉自1967年起,书写技能已衰退,字体也有所改变,而且遗嘱上的签名有十多处不同,决不可能是王德辉本人所写。双方意见针锋相对。到底谁的鉴定结果才是真的?

  贾玉文: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所以我们这口气是一定要争,一定把那个根本不懂得中国字怎么写的人所做的鉴定结论,这个错误的鉴定结论一定给它打败。

  解说:与此同时,龚如心与她的律师也在做着积极的准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纰漏,龚如心决定在三位专家中选择一位作为专家代表出庭作证。让贾玉文没有想到的是,龚如心选择了他出庭作证。2001年11月29日,贾玉文作为内地文件检验专家第一次出现在香港法庭上。法庭辩论一直持续了173天,创下了香港法院审理期限的纪录。虽然在开庭前,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还是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贾玉文:对方拿出了一张照片,是蓝的。我看他可能是数码相机拍下来后呢放大经过处理把这色调变了,这个蓝色的浓淡层次的差别比较明显,它这个竖划呢,显得很浓。而往上的这一笔划呢,显得很淡,那么一个浓的笔划和一个淡的笔划相交叉你就很容易感觉到这个浓的笔划好像在这个交叉的上面它覆盖了轻的,那个笔划就会产生一个错觉,就觉得好像这个浓的笔划是后描过。我也看到了这个现象但是我为什么不同意他的那种说法呢,你写的时候,这个粗的笔划墨水本身就会下来的比较多,所以这个笔划自然会形成很浓。而往上走的这个笔划呢它是比较细的,又是比较轻的比较快的一个笔划,它流下的墨水就很少,所以它很自然就很淡。当时我在法庭上我也给他讲了,但是我没有用光学错觉这个概念,我也没敢大胆地说法官你小心别让你的眼睛骗了你。

  解说:如此的答辩在当时看来非常完美,完全能够解释对方的质疑,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三个月后,世纪遗产案龚如心败诉。原审法官不仅全盘否定了贾玉文他们的鉴定结果,还在判决辞中说三位专家是“被人雇佣的枪手”,而贾玉文是火力最强的一个。

  贾玉文:我绝对没想到输得这么惨,所以脑子轰的一下当时真的很难形容当时一个什么滋味。我专家不能强制法庭一定要听我的意见,但是你不能在你的判词里对我们和我个人进行人身攻击。

  解说:如此巨大的打击对于贾玉文这位从事文件检验工作50年,经手3000多起案件从来就没有出过错的老人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虽然他坚信自己的鉴定结果没有错,但是在法律面前,贾玉文无力改变结果。在香港,龚如心立即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上诉。当身在沈阳的贾玉文得知龚如心要求上诉的消息时,他高兴得睡不着觉。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香港高等法院上诉庭以2:1裁定龚如心再次败诉。对于二审的败诉,贾玉文却有着自己的想法。

  贾玉文:我在乎那一,因为这个一给了我一个新的希望让我看到了曙光也增添了我的信心。

  解说:正因为如此,龚如心决定向香港终审法院上诉,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这次败诉,那将意味着六十八岁的龚如心不仅要失去华懋集团的控制权,拿不到四百亿的遗产,还要面临十四年监禁的可能。而对于贾玉文来说,他将永远背负上做虚假伪证的罪名。2005年7月,香港终审法院开庭。此时的贾玉文无法预知判决结果,他所能做的只有等待。在那些等待的日子里,贾玉文偶尔会翻开终审聆讯笔录的摘录本,重温那些辩辞。

  贾玉文:判决的结果谁也没办法,我将来可以用这些记录告诉我的学生,告诉我的同事们这个事情的真相怎么样,我把这个事情的真相摆出来究竟相信谁,究竟我们对还是错。

  解说:2005年9月16日,这一天是世纪遗产大案终审宣判的日子,同时也是贾玉文70岁的生日。

  贾玉文:我并没有再准备迎接再一次失败。我没有那个心情,好像我在等着来之不易的一个一场胜利 。

  解说:下午3点,焦急等待中的贾玉文接到了来自香港的电话。香港终审法院以5:0的绝对优势裁定龚如心胜诉,长达八年,耗费两亿港币巨额律师费的世纪争产案终于尘埃落定。王德辉400亿港币的巨额遗产归龚如心所有,而贾玉文也终于等到了迟到8年的法庭肯定。在那天晚上的生日宴会上,从不喝酒的贾玉文提议和老伴喝交杯酒,周围的同事轻声说,贾老喝多了,看来是真高兴。

  贾玉文:一个人的一生当中能遇到这样的案子机会难得啊,尽管我为它付出了很多艰辛,也可以说受了一些折磨但是我觉得值。

CEO关键词:            

 CEO焦点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的作品,转载时须以链接形式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更多精彩,请访问首席执行官(ceo.icxo.com)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