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执行官 CEO-- CEO对话  CEO观察  CEO评论  CEO锦囊  CEO休闲  李嘉诚网站  霍英东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CONTACT   网站地图 进入旧版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CEO格调 > CEO遗产
富豪遗产,自助餐与保卫战
2005-08-25 18:49  来源:
摘要:

  陈逸飞的离去让中国少了一个“商人里最成功的艺术家,艺术家里最成功的商人”,还留下了传说中的亿万遗产,未曾交待,让人猜测。辛苦一生后,富豪的遗产交到谁的手里,不同人有不同选择。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者,如范思哲;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者,如索罗斯。有未雨绸缪者,如默多克;有出师未捷身先死者,如阿拉法特。有一视同仁的萨姆·沃尔顿(沃尔玛的创始人),也有偏听偏信的兰尼埃三世。有的遗产像自助餐,人人皆可吃饱;有的遗产像保卫战,需要千辛万苦才能获得。富豪的葬礼不仅有安魂曲,也有铜板和银元的歌唱。


  四个葬礼和一个婚礼

  一个富可敌国的人撒手尘寰的时候,时常不能享受到一介草民入土为安的清净,个中大半的原因便是那份让世人垂涎欲滴的丰厚遗产。今生享用不尽的财富总是横亘在通往来世的道路上,困扰着亡者也诱惑着后人。东方人传统礼仪上世袭的观点尚在触动着我们敏感的神经,而现代社会所带来的“SKI”一族(Spending the Kids Inheritance,花掉留给子女的遗产)已悄然不觉之中来到了我们身边。
在一场体面的葬礼背后是一场李尔王似的悲剧,还是皆大欢喜的财富再分配,这个选择并不简单。

  葬礼一陈逸飞:不知所措

  幸福总是来得突然,其实不幸来得更加突然。
  “商人里最成功的艺术家,艺术家里最成功的商人”陈逸飞先生也在今年的4月份一手撒开了他未完成的《理发师》去了他自己的世外桃源,对于外界广为传诵的亿万身价,其实也很难评估,但陈先生确实在上海有多处房地产,其中有浦东的“棕榈泉”别墅、虹桥新世纪广场的一处公寓,除此之外,还有位于南京句容边城的别墅。句容边城的别墅位于仑山湖畔,陈逸飞花巨资购买了11亩地,并亲自设计,建成两栋近千平方米的花园别墅。半炒作半真实的亿万遗产话题让人津津乐道,更深层的原因是:陈先生走得太突然,还没有来得及立下任何遗嘱,陈家人集中在一起讨论其身后事,主要就是遗产分配问题。
  陈逸飞与前妻张芷所生的长子陈凛,现年31岁,近年来陈逸飞商业上的事宜如服饰公司等大多交由他经营,他不仅是逸飞集团的董事,而且担任了陈逸飞旗下的重要杂志《艺术家》的执行出版人;而陈逸飞与现任妻子宋美英所生的次子陈天仅仅5岁。出现在遗体告别仪式上的陈先生遗孀与陈先生的儿媳,同出于陈一手创办的模特经济公司,恐怕年龄也相差无多,这样一个充满了艺术色彩的家庭组合,突然间就需要面对一笔巨额财富的分配,显然会令这几个30岁上下的年轻人有些手足无措。同样是家族的产业,同样是盘根错节,是否能够真正“拎得清”怕是要苦下一分心思。
陈凛眼中的父亲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可以用他卖画的钱来做生意,可以无限制地去支撑所有的行业。”陈逸飞以一个艺术家的姿态画了一张未完成的商业草图,而且可以设想,如果他不是这么过早地离去,其内容还会无限增加。陈逸飞似乎没有想过要把它们完善起来。
  他是一个发现者,一个梦想家。他以光的速度和急切不断地建立起需要蜗牛的速度和耐心成长的公司:“我觉得我很轻松,做一些我喜欢做的事。等哪天我躺在床上不能动了,想想这一辈子,想做的事都做了,也就没有遗憾了。”
现在,陈逸飞的继承者们可能要为此付出代价。

  葬礼二 沃尔顿:草根巨人
  在阿肯色州北部只有不到3万人的本顿维尔镇坐落着全球最大的公司——沃尔玛(Wal-Mart),同时这座小镇也是沃尔顿家族的老家,老萨姆的遗孀和后代依然居住在此地,他们拥有沃尔玛39%的股份,总价值超过千亿。老萨姆的处世格调在这里得到很好的继承和发扬,一些朴素的旧砖楼房便是美国最大豪门的枢纽蜗居。沃尔顿家族的成员都是在并非富裕的条件下长大成人,童年时他们只是生活在这个小镇里最普通的孩子,而在拥有了巨额的财富以后,这种近乎清贫的成长历史也没有让家族的成员之间出现裂痕。家族中的第二代亿万富翁们依旧承袭着父亲的朴素与节俭,整个家族从事低调,且并不张扬。
  如果萨姆·沃尔顿没有在1992年离我们而去的话,现在的世界首富绝对不会是比尔·盖茨。1985年的10月,萨姆就成为了《福布斯》美国富人排行榜的首位。当年这位头戴棒球帽,身着自己连锁店出售的廉价服装,开着皮卡上下班的”乡巴佬“让各路慕名前来采访的记者大跌眼镜,然而他就是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家族——沃尔顿家族的创始人。萨姆拥有着雄踞世界500强榜首的零售业品牌“沃尔玛”,这是一个亿万富翁的摇篮。1992年萨姆·沃尔顿先生去世以后将遗产平均分配给了自己的三子一女和结发妻子,同时创造了排名第一的女亿万富翁和常年霸占着全球富人榜6~10位的5位一家亲人两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光辉记录。从数字的角度来看,沃尔顿家族的财产总和与盖茨大概是3:1的悬殊成绩。
  羡慕终归为羡慕,谁也不能否认,萨姆·沃尔顿的钱在他的继承人手中发扬光大了。假如他当年把自己的财产做了捐助,也就不一定会有今天沃尔玛会员店的繁盛景象。萨姆·沃尔顿的个人发迹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这个发家于美国乡村小镇夫妻杂货店的人用了整整50年的时间把自己口袋里的钱扩大了足足1亿倍,与当年世袭的富翁家族不同,沃尔顿家族完全是从萨姆一人开始白手起家创业,而整个沃尔顿集团也可以算是老萨姆膝下的一子。1989年萨姆被诊断患有恶性骨髓癌,在1990年他对沃尔玛下一个10年做出规划,到2000年,公司的销售额将达到1290亿美元,从而成为世界上最有实力的零售商。他的目标实现了,但萨姆没有等到这一天。沃尔顿常说,金钱,在超过了一定的界限之后,就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企业的规模。那些貌似被平分给了各个继承人的遗产不过是老萨姆希望在身后可以得到延续发展的事业。一个草根富翁如果真的天上有知的话,或许也会在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葬礼三阿拉法特:花落谁家

  为了换取忠诚,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领袖阿拉法特在有生之年积聚了数十亿美元的财富。阿拉法特所到之处,都有一位助手贴身随行,携带一袋子现金,数额高达200万美元之多。阿拉法特的一名助手名叫穆罕默德·拉希德,他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为阿拉法特主席掌管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该帝国甚至与交游广泛的以色列人合作,并拥有杰里克的一家赌场,还在加沙经营烟草业务,至于那些盘根错节难以查清的海外银行账户和境外投资,外界的估算应该达到了10亿美元之巨。但阿拉法特把这些钱看作自己生存的关键,从未完全把它们托付给任何人,包括他的助手、政治继承人甚至他的妻子苏哈。
  当阿拉法特因无法诊断的血液疾病住进法国军方医院,生命指数每况愈下的时候,一幕丑剧终于上演了。他的政治继承人宣布前往巴黎探视,当天凌晨苏哈便拨通了半岛电视台的电话,她高声尖叫道:“我告诉你们,他们企图活埋(阿拉法特)。”显然苏哈的下意识中认为那些未来政治上的继承人此次探视的真正目的是那些钱。而巴勒斯坦全国基金委员会的前任主席艾尔伽森却持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她以为这些人的到来是为了榨取他的钱财。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许本来就不融洽,她认为他们是来审查她的。”问题的重点并不在于苏哈是否掌握了阿拉法特政治帝国的钥匙,而是她是否掌握了那个神秘商业帝国的存折。苏哈与阿拉法特潜心经营多年的金融计划“根本就毫无关系”;这样,这位金发妇人突发性歇斯底里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
  阿氏政治继承人与遗孀之间的积怨远远不止金钱的问题。这位比阿拉法特年轻了34岁的国母显然不是一个能同甘共苦的贤内助。2000年和谈失败,新一轮的阿克萨民族起义再起风烟,“老东西”被围困在充满恶臭的官邸,而苏哈却带着9岁的女儿流亡法国尽享荣华。阿拉法特从来不会分心而放弃他毕生的事业,而他的妻子并不会这样选择。
  当巴解主席命归黄泉之后,他那神秘的金融帝国最终去了哪里呢?这里只能通过一位巴勒斯坦人士的希望来表达我们的意愿了,“如果阿拉法特的助手以及银行会做出正确的选择,那么把钱归还给巴勒斯坦人民,也许是可以看到这笔钱的唯一途径。”

  葬礼四兰尼埃三世:王室争夺

  2005年4月15日,因病去世的兰尼埃三世亲王的葬礼在摩纳哥举行,举国悲痛。根据摩纳哥王室内幕人士的披露,亲王留下了超过15亿英镑的巨额财产,他的众子女和家庭成员们开始在遗产问题上勾心斗角,一场火爆异常的遗产争夺战就此爆发。
自从兰尼埃三世亲王1949年成为摩纳哥国家元首之后,在他的治理下,“弹丸之地”摩纳哥依靠赌博产业而兴旺发达,如今早已成为千万富翁的人间乐土。而半个多世纪的资本积累也让亲王自己的家庭财富超过15亿英镑之巨。兰尼埃三世亲王是欧洲最年长的君主,膝下共有3个子女,分别是现年48岁的长公主卡罗琳、47岁的阿尔贝王子和40岁的二公主斯蒂芬妮。在亲王病重期间,这3名子女一直焦虑地彻夜守候在父亲病床旁。卡罗琳和斯蒂芬妮更是特地从巴黎赶回来的。他们早就知道,父亲为了确保他的亿万财富将来不会被生活奢靡的众儿女肆意挥霍掉,已多次秘密修改遗嘱,令他3名儿女,7名孙子女以及其他王室成员所得的遗产“大幅度缩水”。据知情人透露,“在修改后的遗嘱中,亲王将根据一些王室家庭成员过去的‘个人表现’,相应地分配遗产。”
  当得知亲王遗嘱内容很可能对他们不利之后,3名亲王子女在震惊万分之余,纷纷聘请律师咨询遗产分配事宜,一旦他们获得的真实遗产和自己的期望值相差太远时,他们将运用法律打一场“遗产保卫战”。
  实际上,亲王在遗嘱中留给两名女儿的遗产数额差距巨大,长公主卡罗琳将继承9.5亿英镑遗产。与此同时,由于卡罗琳公主51岁的丈夫厄恩斯特·奥古斯都在亲王去世两天后也因胰腺炎突发命在旦夕,卡罗琳公主的第3次婚姻随时面临寿终正寝,她很可能在丈夫死后再继承丈夫的2.5亿英镑遗产。这意味着卡罗琳公主有望在短期内继承总计多达12亿英镑的遗产,成为全欧洲公主中第一个名副其实的“10亿富翁”,将至少和其弟弟、47岁的阿尔贝王子同样富有。
  同样,按照亲王遗嘱,卡罗琳公主的妹妹、40岁的二公主斯蒂芬妮将只能得到大约950万英镑的遗产,仅为大姐的1/100左右!而她原来预期值为至少5亿英镑。如此严重的“贫富不均”,将令遗产争夺大战进入白热化。
  对于这种世袭或者说是王室的财产能够真正得到妥善处理的本来就很少,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又怎么能在这种“大场面”上输人一头呢?

  一个婚礼默多克:试管婴儿
  《嫁个有钱人》里,当运输工人的郑秀文想方设法要嫁个亿万富豪,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嫁个有钱人真能得偿所愿吗?当邓文迪和默多克结婚时,许多人都艳羡这个耶鲁大学的MBA,嫁了个有钱人,从此吃穿都不愁。其实,邓文迪心里有说不出的苦处。别看这位传媒大亨有78亿美元的家当,可其中没有一分钱是属于她的。如果默多克一命呜呼,邓文迪很可能会过贫穷的后半生。
  这一切都是默多克前妻安娜的作品。1999年,默多克和前妻离婚时,安娜特地在离婚协议书上加了个苛刻的条件。默多克死后,作为妻子的邓文迪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除非邓文迪婚后能生个一男半女,而默多克去世时,她的子女恰好要不满18岁,邓文迪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当默多克咬咬牙,签下合约时,安娜心里笑开了花。要知道,默多克被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须进行放射治疗,同时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财产即使没落在安娜的手里,也将由她的3个子女继承,不会旁落“外人”。  
  在比拼精明的竞争中安娜还是棋输一招,邓文迪祭出高科技“法宝”——试管婴儿。靠默多克化疗前存下的冷冻精子受孕,2001年11月19日,邓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个宝宝格蕾斯,终于“母凭子贵”,在默多克的财产中插上一脚。小宝宝的出生使默多克家亿万财产的轮盘赌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他本人只好站出来说话:要为价值320亿美元的新闻王国选个继承人实在不容易,无论是他的子女,还是妻子,都必须“秀出点真本事”,才能接替“国王”的职位。
  这个婚礼其实并不乏代表性。最近28岁的翁小姐也携手82岁的杨老先生步入了幸福的殿堂,是对是错,是幸福或终究是一场羁绊,时间才是最好的评判。

 

CEO关键词:            

 CEO焦点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的作品,转载时须以链接形式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执行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更多精彩,请访问首席执行官(ceo.icxo.com)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