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施蒂格利茨:特朗普的赤字经济
作者:约瑟夫·施蒂格利茨
2020-01-25
摘要:在诸多领域,从汇率到枪支管控,特朗普只相信那些他想要相信的,从而让那些最脆弱的人付出代价。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打造的新世界里,一个冲击紧接着另一个冲击,从来没有时间仔细思考正在轰炸我们的事件的完整含义。

特朗普推文中所称的对华贸易战“不仅效果好,而且很容易打赢”,实际却进入了一个更危险的新阶段,造成市场动荡和新的冷战威胁。

一方面,美联储的举措几乎没有什么意义:25个基点的利率变化能产生的影响非常有限。认为美联储可以通过精心调整利率来微调经济的想法,现在应当早已无人相信,虽然这种想法能够为美联储的观察者提供娱乐,并且为金融记者提供就业岗位。

如果将利率从5.25%骤降至基本为零,对2008年至2009年的美国经济基本没有产生什么影响,那么我们为什么应当相信降息0.25%所产生的效果可以被观察到?大企业仍在囤积现金:阻止他们投资的并不是流动性的缺乏。

很早以前,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就已经认识到,虽然货币政策的突然收紧和信贷供应量的限制,可以减缓经济发展,但当经济疲软时,放松政策的影响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正如欧洲所知,就连采用诸如量化宽松等全新工具也无法产生什么影响。事实上,由于会对银行资产负债表并进而对贷款产生负面冲击,此前若干国家正在尝试的负利率政策,可能反而会削弱经济状况。

低利率的确会导致低汇率。事实上,这或许已经成为今天美联储政策作用的主要渠道。但这难道不恰恰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提出严厉批评的“竞争性货币贬值”做法?而且,可以预见,此后其他国家将纷纷降低汇率,这意味着美国通过汇率效应所取得的任何利益,都将是短暂的。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最近一次汇率贬值,是因为新一轮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以及中国停止干预汇率,也就是说,是因停止支撑汇率所造成的。

但另一方面,美联储的行动很能说明问题。美国经济本应“伟大”。其3.7%的失业率和第一季3.1%的增长率,本应成为发达国家羡慕的对象。但深入了解一下,就足够令人担心了。第二季经济增长骤降至2.1%7月制造业平均工作时数降至2011年来的最低水平。实际工资仅比10年前大衰退爆发前的水平略高,实际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远低于20世纪90年代末的水平,尽管减税政策据称旨在刺激企业支出,但却主要被用于支撑股票回购操作。

美国理应处于繁荣期,过去三年来采取了三项规模庞大的财政刺激举措。2017年减税主要惠及亿万富翁和企业,结果导致增加了约1.5亿-2万亿美元的十年期赤字。过去两年来近3000亿美元的支出增加避免了2018年的政府关门,而7月底,一项避免再次关门的新协议,再次增加了3200亿美元的支出。如果每年需要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才能保持美国经济的良好发展,当形势不那么乐观时,又需要采取什么样的举措?

美国经济并没有为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服务,近几十年来公众收入一直停滞不前,或者更糟。上述不利趋势反映在预期寿命的下降。特朗普税收法案通过加剧基础设施老化问题、削弱进步州支持教育的能力、剥夺成百上千万人的医疗保险,并且在充分落实后,导致中等收入民众的税收增加,恶化其所处困境并导致局面进一步恶化。

自下而上的再分配,减少总需求,因为那些身处下层的人所花费的收入比率比上层人士要高。即使面向企业和亿万富翁大规模提供赠予,也无法抵消对经济的影响。而巨额特朗普财政赤字导致了远大于奥巴马时期的巨额贸易赤字,因为美国不得不进口资本来填补国内储蓄和投资之间的缺口。

特朗普承诺要降低贸易逆差,但他缺乏对经济的深刻理解,就像多数经济学家所预测的那样,已经导致贸易逆差增加。尽管特朗普经济管理不善并试图压低美元汇率以及美联储降低利率,但其政策导致美元保持坚挺,从而阻碍出口并鼓励进口。经济学家一直试图向他解释,贸易协定可能会影响美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