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确定时期培养毅力
作者:内森·弗尔(Nathan Furr )
2020-05-30
摘要:处理当前的危机是一项内部工作。那些开发了不确定性能力的人更加具有创造力,更为成功,并且更有能力将不确定性变为可能。

“我的生活充满了可怕的不幸,其中大多数从未发生过。”– Michel de Montaigne

当面对充满焦虑和模棱两可的局势(例如疫情、封锁和来自经济的令人恐惧的消息)时,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想象有任何上行空间。我们变得麻痹了,被层出不穷的事件淹没;我们陷入一种心态,我称之为非生产性不确定性(unproductive uncertainty)。但是,还是有些人能设法克服麻痹,找到了积极的前进道路。

具体来说,有些人设法使不确定性为他们工作:创新者、企业家、首席执行官、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赌徒、医护人员和冲浪者。在过去的五年中,我确定了他们在应对动荡的时代并发掘自身潜力时使用的方法和工具。

尽管我们处理未知事物能力的一部分是与生俱来的,但更大的一部分是通过学习。那些开发了不确定性能力的人更加具有创造力,更为成功,并且更有能力将不确定性变为可能。我的研究展示了多种培养这种能力的工具,在这里我仅分享其中一些。

重塑不可能

以积极或消极的眼光来感知我们的选择,或者称之为构架,会改变我们对它们的看法。根据行为科学研究,它对我们的反应也有重要影响。想象两个可能拯救生命的项目。一个肯定可以挽救600条生命中的200条生命,而另一个有33%的机会挽救600条生命。当提供这些本质上相同的选项时,他们研究中的大多数参与者都选择了确定选项。

尽管有时被认为是偏见,构架还是可以利用我们的优势:

学习:获得诺贝尔奖的化学家本·费林加(Ben Feringa)经历了很长时间研究的失败,并从中学习。他说:“如果你去处理不确定性,你就会失败。不管是几个小时还是几天,允许自己沮丧一段时间。但是,之后要问自己:我能从中学到什么?我可以从事的下一步是什么?要在应对不确定性带来的挫败感时变得更有韧性。”

博弈:我们不应该在失败或错过机会时过于怪罪自己。我们应该看到,虽然有一天我们可能会输,但总有一天我们会赢。挫折感是博弈的全部内容。

感激:你现在有很多时间,因此去花一些时间来认识这一切。棒球传奇人物Lou Gehrig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他位于成功的顶峰时,他被诊断出患有ALS的衰弱性疾病,但在告别棒球时,他说:“粉丝们,在过去的两个星期中,你们一直看到有关我遇到的糟糕经历的信息。但是今天,我却认为自己是地球上最幸运的人……我可能会经历一段糟糕的休息,但我还有很多可活的地方。”

随机性: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不仅仅取决于你的行动,但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反应。在雪崩中幸免于难的企业家Jon Winsor说:“我们在商业中有这种看法,我们认为我们控制着世界。我认为可能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解读世界,而不是试图说我们控制世界。”失败和成功比我们想象的要随机得多,所以不要让挫败感阻止你继续进行尝试。

英雄:这是我学到的最强大的框架。澳大利亚电影制片人本杰明·吉尔穆尔(Benjamin Gilmour)以前是一名护理人员。当他走进门时,他对于接下来他能否挽救生命,或者是否他自己的生命会面临危险一无所知。为了克服这种不确定性,他将自己的经历视为英雄的旅程。“从卢克天行者到哈利·波特,我们喜欢的每个故事都是关于穿越种种障碍的英雄。每个人都爱英雄。但是有了障碍,才会有英雄。”克服障碍和表现出来(即使感到不舒服)也可以带来力量。

培养不确定性能力的习惯

这些建议是构架的变体,可以帮助您进行更加了解。

认真看待所有选项

当处于非生产性不确定性之中时,我们可能会过于专注于眼前的局势,以至于我们忽略了任何更广泛的可能性。这会造成不安,并可能迫使我们做出轻率的决定或放弃机会,因为我们无法从当前的问题中发现机会。心理学家称这种错过大局的趋势为“相对剥夺”。你认为你是哪一种?

当我们想起我们身处的环境比我们一开始认为的要更加广泛时,我们更有可能找到最佳结果。更广泛的关注使我们能够以更加乐观和冷静的态度来度过非生产性不确定性带来的不适。不确定性可以涉及相对较小的问题,也可以涉及更大的问题。

例如,多次创业者、精益创业运动(Lean Startup Movement)之父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就以工作任务访问了硅谷。惊讶于《圣何塞水星新闻》上48页的工作清单,他告诉他的同事:“我要辞职,我要留在这里。”布兰克的观点是,辞职最糟糕的结果会是什么?为什么不尝试?朋友们认为他疯了才会放弃一份好工作,但是布兰克看到了更大的环境(硅谷新兴的计算机热潮)。他愿意走入最可怕的非生产性不确定性之一——失去以前的生活和工作——并迎来与他待在舒适和确定的环境中完全不同的生活。

考虑概率而不是二元结果

当我们发现自己处于非生产性不确定性时期中时,我们可能会陷入对极端的结果的想象。善于管理不确定性的创新者会从概率的角度出发,从而扩大他们的潜在选择。

最近,在欧洲疫情流行的同时,我在INSEAD教高管教育课时看到了这种特殊习惯的威力。法国总统马克龙就危机向全国发表讲话,全球各地的参与者开始担心边境会关闭,使他们陷入困境。从二元角度思考(隔离或不隔离),我们都感到明显的焦虑感。但是,当我们换个角度,考虑了所有可能的结果并为其分配了概率时,我们看到的情况会有所不同。我们推测边境不关闭的概率较高,边境过几天关闭的可能性很小,而边界会立即关闭的可能性则非常小。考虑多种选择可以给我们带来极大的缓解,参与者也就能够出行。

请记住,可能性永远存在

在许多人处于悲伤和恐惧的时刻,可能很难理解这一点。但是,可能性确实一直存在吗?还是只有特权者才能克服非生产性不确定性?

回顾著名心理学家和集中营幸存者维克多·弗兰克尔(Victor Frankl)的话,他的结论有力证明了成长的潜力,即使在无法想象的环境之下。他写道:“一切都可以从一个人身上拿走,但只有一件事:人类最后的自由——在给定的情况下选择自己的态度,选择自己的方式。”我们都有选择的自由,而发现自由是在不确定时期寻找前进道路的关键。

由于我们对健康、工作和世界的不确定性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因此有可能培养不确定性能力并找到适应力。

本文转载自INSEAD KNOWLEDGE (<Growing Resilience in Uncertain Times>,https://knowledge.insead.edu).版权属于INSEAD 2020  

热门文章